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
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
      我知道了

美国画家丘奇所绘美妙的南美洲原野风光

已有 635 次阅读  2021-01-12 20:35

丘奇的南美洲原野风光

 

一条老船横卧在海滩上,船体布满了风霜,被周遭的野草野花簇拥着。它曾经有出海的辉煌经历。或者一个老人用它捕到一个巨大的鲸,为此它与老人一样布满伤痕;它有新下水的快乐时段,或许为了下水,造船的工人还特意地为它作过仪式;或者还请过巫师作法,希望船在海中充满神奇的力量,可以逃过海浪的掀起,保佑出海者的平安,并满载而归;它或许还参加过防止海盗的战争,经历一种守卫者的荣耀;而今它是躺在沙滩上,一言不发,静静地躺着,望着它曾经多次出过的海。海岸的不远处,有一船载数人,也许那是新船,而且是新式的船,它羡慕它,并祝它的好运,能够创造超过自己的辉煌,这也许是我们东方思绪中的:沉舟侧畔千帆过的意绪相似吧。

这就是丘奇笔下的《老船》,这种被东方人称为龙骨的老船(废船),在西方的哲人心里,会是什么样的思绪,或者它象征人生,从童年到老年,总之累了到应该休息的时候;或者象征一个集体,有它的繁荣期亦有它的衰落时;或者它象征一个帝国,从兴起到没落,总是逃不过上帝的安排。

丘奇的这幅作品是把老船的意象放在前景突出的位置,地平线不在中间而偏上,给海中安排了另一新船的位置,老船沉着,重心在左,为了平衡画面,新船稍远而小,处在中景偏右,这样有了视觉的平衡:若老船是称,那么新船若称它,这种巧妙的构图也体现绘者的专业与技巧的高超。

弗雷德里克·埃德温·丘奇(1826-1900)是哈德逊河画派二代掌门人,科尔的学生,他的视野不限于北美洲,伸展到南美洲,还有世界各地,所绘景致的视野是辽阔而旷远,境界宏大,气势憾人。

我们观赏科尔与丘奇等人的作品,与俄国巡回画派的比较,俄国的视野限制在西伯利亚那片森林,往往有时会注意视觉的焦点,近景的刻画,比如那些古怪的大树,当然丘奇等人偶尔也画近景,比如上面说的《老船》,但远观的作品占了多数,视线伸展得非常的长远,这也与美洲的地域风情有关:荒野,原始,古悠。

在他的作品中,似乎还见不到工业文明的痕迹,眼前尽是旷远的原野,森林,河流,瀑布,火山,冰川,多数是宇宙洪荒而少人烟的景象。哥伦布没有发现印地安的桃源世界前,这里就与文明的社会相远离,一切是原生态,也成了新移民美洲的画家大展身手的好环境,放在今天可不容易得到。

我们生活在文明社会,有许多的心理上的困扰,诸种不安,那么这些古悠而宁静的全景画,仿佛就是我们心灵的疗药。每一幅作品就是我们心理的寄托,我们以此而万里卧游,尤其是在疫情时段不能出门远行时。
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

涂鸦板